天天彩找彩五送25元

本網站提供普刊和核心期刊職稱論文業務;提供實用新型專利、發明專利業務;提供個人出書業務、主編、副主編、參編掛名,獨著;提供國家級課題一條龍服務,課題上知網,歡迎各位客戶加微信、qq 在線咨詢。

聯系方式:QQ:1994174574 微信:18982547237 郵箱:ren0508@outlook.com

當前位置: 主頁 > 論文寶庫 > 文科綜合 > 語言文化 >

語言論文:關于定向動機流的二語學習動機演進軌跡及外源性因素研究

來源:未知 2020-08-16 11:00

摘要:

  在第二語言學習領域,有向動機流是一個新的概念。課題以個案分析的方式,探討了定向動機流在二語寫作學習中的軌跡變化趨勢和特點。研究發現,雖然動機流的演進具有一定的時滯

  語言論文:關于定向動機流的二語學習動機演進軌跡及外源性因素研究

  摘要:在第二語言學習領域,有向動機流是一個新的概念。課題以個案分析的方式,探討了定向動機流在二語寫作學習中的軌跡變化趨勢和特點。研究發現,雖然動機流的演進具有一定的時滯效應,但是定向動機流的演進軌跡與開始到目標實現之間存在著高度的耦合。研究結果也證實了定向動機流在第二語言寫作中所起到的顯性促進和積極情緒的作用。定向動機流理論不僅有助于揭示動機強度的變化對第二語言寫作的影響,而且幫助學生的拓展學習方法,增強學生的二語學習效能。

  關鍵詞:二語寫作;定向動機流;運行軌跡;外源性因素;動機消退

  中圖分類號:H319 文獻標志碼:A

  0引言

  定向動機流是近年來提出的新概念。指二語學習者在完成學習目標的過程中所表現出的穩定、強烈的學習動機狀態。二語寫作作為一門非常復雜的學科,學習者的學習能力、焦慮情況、記憶能力及動機形態差異都會影響學習者對二語寫作的技能掌握及寫作積極性。其中,動機因素具有較高的主觀能動性,能夠長久的激勵學習者的寫作行為,從而產生定向動機流狀態。在此基礎上,本文提出了關于定向動機流的二語學習動機演進軌跡及外源性因素研究,依據復雜動力系統的變化規律,在此基礎上設計了一種二語學習 定向動機流個案分析。課題的研究不僅能夠,反映在二語學習中學生學習動力及學習動機強度變化之間的影響,也為二語寫作的教學打開了一個新的途徑。

  1.二語學習動機中定向動機流的發展與演進

  1.1復雜動力系統中的定向動機流概念形成

  二語寫作的研究歷史非常久遠,最早的文獻記載出現在20世紀50年代末,至今已有60多年。這一時期的動機研究模式由社會心理到認知情境,由過程導向到自我系統再到與社會動力模式的轉變,在此基礎上,形成了以動力系統理論為雛形的社會動態模式,并給出了其基本概念 [1]。與此同時,定向動機流又從墨西哥灣流現象中得到啟發,并在語言學習中運用修辭手段來推動這一目標的實現,使高強度動機表現得十分明顯。拉森-弗雷曼首次把動力系統理論引入第二語言學習領域 [2]。該理論提出,語言系統是隨著社會發展不斷變化的,二語學習者的性別、年齡、學習能力、學習動機和學習策略等個性差異導致了語言系統的非線性動態發展。在動力系統理論的影響下, Drnye總結出二語學習動機的變化過程與復雜動力系統相似,都具有高度的非線性 [3]。隨著學習者個體的發展,動機的強度及其狀態也會受到外源性因素的影響。對第二語言學習動機的研究,應將學習者的內心世界與外部社會環境相結合。舉例來說,一個新設立的學習目標,能夠快速的觸發二語學習者的學習動機,使之處于一種一段時間的學習狀態;與之相反,意外突發事件的發生可能他們很快失去學習第二語言學習的積極性。定向動機流這一概念也恰好體現出復雜動力系統的外源性影響因素的特征。在復雜動力系統中,因素間的相互作用決定了動機的產生和發展,使學習者在學習過程中表現出個體差異。

  1.2定向動機流的四大外源性影響因素

  作為隱喻表達方法之一的定向動機流,在外源性結構上,具有四個層面的影響因素:參量觸發因素,積極性因素,顯著性促進因素,目標/愿景導向因素。

  參量觸發因素可以解釋為:定向流的產生,取決于一系列因素的相互作用,缺少某個因素或參量就會阻礙定向流的產生。所以沒有參量觸發就不能產生定向動機流。舉例來說,學習上的進步可以成為激發學生進一步學習動機的重要因素,而偶然的失敗也可以使學生很快喪失學習的熱情和動力。教學者可以通過創造特殊的二語教學環境,設置趣味性的學習任務、提供跨國交換學習機會等,由此作為參量,觸發學習者的定向動機流。

  定向動機流的積極性因素體現在學生的情緒認知方面 [4]。定向動機流的軌跡運動終點是學習者最開始設定的學習目標。學習者在達到這個目的的過程中,常常會感受一種積極的情緒狀態。定向動機流在學習人物完成的全過程中為學習者帶來很大的愉悅感,使繁瑣的任務變得愉快。學習者的這種愉悅感并不是由學習本身帶來的,而是來自于對未來目標的渴望和對整個學習道路的認知。全面認識定向動機流的積極導向作用,對于提高學習者自我效能有重要意義。

  定向動機流的產生具有顯著性促進因素,可以理解為在階段性學習的起始點到接近預期學習目標或實現學習愿景的全過程。值得注意的是,定向動機流是一種有意識行為,并不能自發產生。在此基礎上,定向動機流能夠反饋和評估二語學習目標的完成情況,從而刺激引擎的后續行為,進而發展成慣性行為。一旦行為習慣形成,它就不再受意志的支配,學習者的學習動機也進入自主狀態。

  定向動機流的產生離不開目標/愿景的導向因素 [5]。目的與愿景的性質相同,是兩個相互關聯的概念,它們在將來都會被定向。視覺不僅具有目標的抽象性和認知性,同時也包含著個體的感知因素,比如學習者會在對未來目標實現的渴望中展開視覺想象。二語學習動機的產生的主要因素識對學習目標實現的渴望,與此同時,定向動機流的產生也與學習者不斷產生的學習成就感息息相關。所以,定向動機流的動機強度通常依賴于現有目標到愿景的驅動角色。

  定向動機流的的產生,為二語學習的學習動力研究提供了一個新的角度。本文以定向動機流理論為基礎,通過對第二語言學習者動機強度變化的研究,驗證了該假設的正確性。曾有學者對中東和俄羅斯的9名成人英語學習者進行了研究,結果發現,第二語言學習者的動機行為確實顯示出了定向性的流動。在第二語言學習中,持續的高強度動機與學習者的文化背景、環境和年齡無關。薩夫達里和馬夫托恩(2019)通過回顧性訪談分析了伊朗成人英語學習者動機流動特征的來源,結果發現,成人英語學習者動機流動特征描述和預測的理論假設,目的是引導和指示,這是影響最大的因素。常海超(2019)研究了4年制本科英語專業學生的學習動機變化情況,認為學習動機的個體差異主要表現在目標/愿景導向和顯性升遷結構上。

  1.3二語寫作定向動機流外源性因素的作用

  在二語寫作領域,目前已有許多學者對定向動機流的外源性因素進行了研究,但課題的研究重點主要集中在定向動機流的外源性影響因素與學生動機強度變化之間的關系。不同類型的寫作任務對二語學習者寫作動機的影響不同。動機變量、自我調節能力和學習者認知因素之間的交互作用會影響第二語言寫作過程。這一影響明顯的體現在寫作的策劃、架構、寫作和修改方面。有學者研究了來自伊朗的第二語言學習者寫作動機、態度與寫作表現之間的關系。結果表明,工具性動機與學術寫作關系不大,而融合性動機與寫作技能關系更明顯。經研究,中國學生二語寫作內在動機高于外在動機;相對于英語專業學生,非英語專業學生的寫作動機較為被動,且易受外界因素影響。通過對中國臺灣地區的大二學生進行調查,提出學習者的學習動機的內在因素和對學習的焦慮感影響了他們對外源性因素的反饋及評價。二語寫作過程中有許多復雜的因素。在寫作動機方面,類似于社會文化等外部環境因素對學習者的寫作目標設定、寫作態度、寫作任務及價值等都有重要影響。綜上所述,定向動機流作為思維慣性和認知傾向,有明確的目標取向和愿景驅動,在時間維度上有明顯的起點和消退軌跡。但是,目前的研究成果,并沒有描述出二語寫作學習中學習者的定向動機流的動態演進軌跡。課題嘗試通過個案研究,探尋定向動機流在第二語言寫作過程中的變化趨勢,并對此設計了個案進行驗證與分析。

  2個案分析

  課題研究中需要驗證兩個問題:在二語寫作中的學習者的定向動機流動態演進過程是什么樣的軌跡?在二語寫作中學習者的定向動機流能否對學習者在學習過程中產生明顯的積極促進作用?

  課題依據定性分析法,研究中選擇1例非英語專業的大二學生X。測試對象狀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研究人員對初學英語的測試對象進行初步的了解。為了方便對照,選擇五報名參加2018年“外研社”英語寫作比賽的5例學生,作為課堂觀察對象。第二階段,研究人員重點考察了兩個獲獎的學生 Y和 X,Y獲校級一等獎,X獲市級特等獎以及省級復賽資格。兩者對英語寫作都有很高的熱情,但二者的寫作動機持續時間以及寫作動機強度不同。為了參加省賽,學生 X在備戰期間需要花更多的時間進行寫作訓練。期望也是非常高的。學生 Y只參與選課比賽,與學生 X相比,其寫作動機持續時間以及寫作動機強度都明顯低于學生 X。第三階段,經訪談了解后,兩位學生的動機狀態進一步明確,寫作 X的直接動機流動更明顯,也符合研究對象的要求。

  在第一個問題中,研究者將研究結果以自我評價的形式呈現出來。在定向動機流動的研究中,通常采用自繪軌跡法。實驗對象根據此間回憶,在相應的軸上標出他們的動機強度。課題研究中的橫軸坐標描述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動力轉換的時間范圍,共10個變量。縱軸代表動機強度,根據測試對象在第二語言中的寫作經歷,回憶起動機強度的變化,并標記出不同變化點的縱軸。對第二個問題,本文采用了半結構式的回顧性訪談方法。采訪中,研究者們以 Muir的問卷為基礎,記錄了訪談過程。

  3分析結果

  圖1顯示了研究對象寫作動機在隨時間變得的趨勢。如圖1所示,從2018年9月至10月,研究對象的寫作動機處于一個高強度穩定期,這與定向動機流特征一致。相比之下,其他階段的寫作動機波動幅度明顯。寫作比賽在九月中旬開始報名,這也是定向動機流的時間起點。定向動機流的運行軌跡與寫作目標的時間范圍是高度耦合的。寫作比賽在十月末結束,學習者的學習動機逐漸減弱。測試對象們的寫作動機在十一月中旬開始加速下降,第二年一月和二月就出現了低潮。與此同時,學生開始休寒假,受到寒假的影響學生寫東西的意愿不強。研究到學生進入第二個學期時,測試對象的寫作動機有一定的波動性,其不穩定性不能滿足學生的定向動機流的特點。

  圖1二語寫作中定向動機流演進軌跡

  分析圖1內容可以發現,學習者定向動機流的目標點具有一定的延遲效應。有針對性的激勵并不會隨著目標的達成而立即終止,而是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退。結果表明,學習目標的引導作用能夠長期地影響學習者的學習動機行為。針對課題研究的第二個問題,采訪了測試對象。面試時,面試者都說自己很想在寫作比賽中獲獎。這一階段,他們的寫作動機特別強,寫作能力顯著提高。經過一段時間的寫作訓練,他的二語寫作表達能力得到了顯著提高。感覺自己有東西可以寫,寫作表達深度和廣度都得到了提高。對于她來說,寫作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每日定期寫英語作文,并依據老師提出的建議修改作品。測試對象均表示:階段性的二語寫作訓練使學習變得更加規律,受試者都能感受到自身二語寫作能力的變化。通過上述訪談,我們可以看出,在目標與愿景的驅使下,被試對寫作有強烈的渴望,并且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在寫作上的進步。這一明顯促進定向動機流動的行為,符合理論上的假設,證實國外學者的研究成果

  另外,測試對象的寫作經歷也直接證明了定向動機流產生積極的情緒效應。采訪中,測試對象報告說,在比賽期間的寫作訓練雖然強度很高,但是回憶起來過程十分美好。雖然他們一開始就有功利的心態,但“后來我發現寫作很開心,尤其是老師表揚我的時候,我覺得更開心了……”參加比賽和寫作文都很有意思。研究對象說,寫作對他們來說并不難,它是一種非常愉快的經歷。測試對象們很愿意再經歷一次這樣的經歷。由此可以看出,定向動機流在實現學習者的學習目標/愿景的全過程中,能為學習者帶來情感上的愉悅。實驗對象的正向情緒效應與定向動機流的外源性影響因素作用分析結果的耦合性較高,進一步證實了課題關于定向動機流的二語學習動機演進軌跡及外源性因素的分析。

  4結果討論

  課題研究首先揭示了定向流的運動軌跡和特性;有部分文獻研究認為,目與學習目標相比,定向動機流的目標實現具有一定的延遲性。研究表明,學習目標和愿景對學習動機有長遠的促進作用。另外,我們還發現激勵的變化在整體上是一個非線性過程。在穩定狀態下,有定向性激勵流和波動范圍。它帶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學習任務的開始與結束貫穿著定向動機流的激發與回歸過程。沒有觸發因素,定向動機流就無法產生。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定向動機流動的退步規律。定向動機流的產生一方面取決于一系列因素的交互作用,如何利用和創造這種觸發機制至關重要。舉例來說,參加競賽可以極大地促進第二語言寫作,而教師布置的作業也可以成為激發學生寫作積極性和主動性的重要因素。此外,定向動機流的結果延遲性能夠促使學習者保持較高的學習積極性。老師可利用情境、反饋、評估目標完成情況、刺激后續行為引擎,發展為行為實踐。

  通過對第二個問題的研究,不難發現,定向動機流既能顯著地促進第二語言寫作行為,又能產生積極的情感效果。激勵流的顯著促進效果取決于學習者制定的目標/愿景與定向動機流的觸發方法的匹配程度。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引導動機流程的路徑是從開始,通過完成一系列子目標,逐步接近預期的目標/愿景 [6]。二語寫作過程中,學習者不僅受寫作目標的激勵,還能取得顯著的進步和自我效能。對教師而言,要充分把握這種定向動機流動的特點,通過設置具體的、可實現的目標,激發學生的寫作動機,并根據學生的實際水平,創設適當的學習情景,激發學生學習第二語言的熱情。在此基礎上,通過組織學生參與各種寫作任務,使學生的學習效能得到鞏固,從而使學生在實踐中掌握真知。學生的寫作行為最終會進入一種“自主動機行為”的狀態,這一狀態被融合為為定向動機流中的一部分,不再受個體意志的支配。

  另外,本研究結果也證實了定向動機流動對第二語言寫作活動對受試者學習心態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定向動機流在實現學習者的學習目標/愿景的全過程中,能為學習者帶來情感上的愉悅,有助于激發學生的寫作潛能。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愉悅并不是寫作任務本身帶來的,而是來自學習者對未來愿景即將實現的渴望的表達。定向動機流動給學習者帶來的積極情緒反映了流體驗對學習效果的影響。據“心流理論”分析,當學習者的注意力集中在特定的學習任務上時,他們往往感覺不到外界的干擾,而且他們對時間的感知也會改變。在這一時刻,學習將處于最佳狀態,學習者將擁有愉快的情感體驗。未來目標和愿景在第二語言寫作活動中的推動作用會引發有針對性的動機流。由流動經驗而產生的積極情緒對個體有很大的激勵作用,它屬于“自我實現的快樂”。在第二語言的寫作教學中,啟蒙運動給我們帶來了啟發,教師可以利用動機流的積極情感作用,使學生投入到寫作的狂喜之中,這有助于培養學生持續進行寫作任務的邏輯思維和二語寫作表達能力。另外,有針對性的學習動機可以幫助學習者把這種愉快的學習體驗轉化為后續的寫作任務,這就需要教師為學生設定更高的學習目標,讓學生獲得最大的體驗和最深的快樂,充分發揮學習潛力。

  5結語

  在第二語言寫作活動中學習者產生的定向動機流,對其二語寫作學習過程起到積極的激勵作用。研究發現,二語寫作動機具有非線性傾向。目標/愿景的實現過程與定向激勵流有較高的耦合度。研究結果進一步證實了定向動機流的二維特性,即它對第二語言寫作行為有很強的推動作用,能為學習者在一段時間的寫作中帶來積極的情感體驗。雖然此前傳統的二語學習的研究者們也對外源性影響因素做出過一定的研究,但并未詳細的描述出二語寫作中定向動機流的演進軌跡及外源性因素對學習者的具體影響。定向動機流為第二語言寫作的學習者們的學習過程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課題研究的應用前景具有較為廣泛的適用性,對二語寫作教學有一定的指導作用和意義。課題采用個案研究,不可避免地存在以偏概全的嫌疑,如研究對象數量過少,缺乏足夠的佐證等。在未來的研究中還需要擴大案例的數量,加入集體定向動機流的因素考察,為二語寫作學習動機的研究提供更有針對性的研究策略。

  參考文獻 </p>

  楊延從, 黃銳. 基于定向動機流理論的英語學習動機變化機制研究——以高中生英語學習動機定性考察為例[J]. 中小學教師培訓, 2019, 000(003):64-70.

  白麗芳, 葉淑菲. 英語二語寫作能力動態發展研究[J]. 現代外語, 2018, 041(003):354-366.

  王文宇, 李小撒. 高水平二語學習者在寫作任務中的動名搭配使用研究[J]. 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報, 2018, 041(001):90-98.

  易紅波, 裴學梅. 閱讀后三項寫作任務對二語詞匯習得的影響[J]. 海軍工程大學學報(綜合版), 2018, 015(002):88-92.

  李玖, 王建華. 任務前與任務中時間條件對基于視頻的二語寫作績效的影響[J]. 外語與外語教學, 2019, 000(001):76-85.

  尹洪山. 二語寫作中的定向動機流[J]. 外語學刊, 2018, 000(002):64-68.


核心期刊推薦


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学工商管理就业方向 河北时时彩推荐号码 河南22选5开奖22选5结果今天 河北11选5派奖 捷报比分篮球比分直播 微信棋牌群号大全 九线水果拉霸安卓 重庆时时彩彩票投注网 大乐透小复式投注法 二分彩怎么玩 ag手机网页试玩 经典版的真人斗地主 北京pk10是国家开的吗 夸克区块链与夸克币之间的关系 美人捕鱼安卓版 济南麻将下载